真本小說 真本小說 其他類型 武俠鬼道士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廢功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廢功

小說:武俠鬼道士| 作者:人氐言周| 類別:其他類型


    此時那秦孝儀趕忙上前一步對著張平抱拳說道:“這位道長,還請手下留情,誤會,剛剛都是誤會。”

    可惜的是此時吐完血的紅孩兒已經全身癱軟無力,仿佛喝的大醉一般。

    那八英此時趕忙來到那紅孩兒的身邊,關切的柔聲問道:“龍少爺,你的傷勢怎么樣了?重不重?”

    身受重傷的紅孩兒此時顯然也明白了自己踢到了鐵板,畢竟還是個孩子的他登時眼圈一紅,哭著說道:“我,我……我恐怕已經遭了這妖道的毒手,命不久矣了,你快去叫我爹爹來為我報仇。”

    此時的張平仿佛完全沒有聽到秦孝儀的話,只是一步步自顧自的朝著那紅孩兒走去。

    那秦孝儀此時又是突然拱手一禮,說道:“敢問道長高姓大名?”從剛剛張平以童子功接下那紅孩兒袖箭的時候,秦孝儀便知道自己實在招惹不起張平。

    很多時候,混江湖,眼里往往比功夫能夠讓人活的更救。秦孝儀在江湖闖蕩多年,除了一手鐵膽功夫之外,這一雙眼力,自然也是驚人的緊。

    “秦老伯,你還不替我報仇?”此時一旁的紅孩兒的哭喊聲忽然傳來。

    看著步步逼近的張平,秦孝儀沒有理會他的言語,反而繼續對張平拱手說道:“這位龍小云龍公子剛剛對道長多有得罪,不過龍公子的父親龍嘯云,龍四爺的名號,道長想必一定聽過。還請道長念著他年幼無知,高抬貴手,他日我等必有重謝。”

    張平此時突然停下腳步,對著秦孝儀微微一笑,說道:“不錯啊。這下我總算知道他的來歷了,你回去,告訴那龍嘯云。叫他趕緊為自己全家準備棺材吧。過不了多久,我就送他去見自己的兒子。”

    就在秦孝儀和八英臉上的冷汗仿佛瀑布一般不斷流下的時候。一個磁性但又清朗的聲音忽然從屋中傳來。“張道長,還請手下留情。”

    隨后一臉醉意的李尋歡便從屋中緩緩走出,那八英見此,忽然對著李尋歡納頭便拜,恭敬的說道:“李探花,小人八英,十年前曾有幸見過李探花一眼。今日還請李探花看著龍四爺的面子上,救這孩子一救。”

    李尋歡此時柔聲道:“你起來吧。我剛剛開口,就是知道他是我大哥的孩子,你放心,只要我在這里,就不會讓他送命。”

    張平看了看李尋歡,又看了看龍小云三人,終于嘆了一口氣,說道:“罷了,今日算你們運氣好,趕緊滾蛋吧。不過你們記住。好運氣卻不是常常能夠遇到的東西。”

    待得二人抬著龍小云離開,李尋歡卻是一臉復雜的盯著張平,一動也不動。

    張平此時突然充滿詭異的笑著對李尋歡說道:“看來李兄是想考較一下在下的功夫了。也好,在下也很想看看,例無虛發的小李飛刀是否真的如同傳說中那般神奇。”

    寒風吹起李尋歡額頭的幾縷青絲,帶起的雪花為二人的身影印上了一層蒼涼的印記。

    李尋歡最終還是搖了搖頭,說道:“張道長,天快亮了,一起進來喝杯酒吧。”

    喝酒的人,心思常常會在酒精的流淌中不知不覺的飄到另一個地方去。

    也不知何時,端著酒杯的李尋歡忽然雕塑一般的坐在那里。他思潮竟又落入了回憶中,許多不該想的事。此刻他全都想了起來。

    他記得那天是初七,雖然過了十年。李尋歡還是清清楚楚記得那一天。那天的梅花開得好美,她帶著三分醉意的笑顏卻比梅花更美,那天真是沖滿了幸福和歡樂。

    然而,隨著回憶中后來發生的種種事情,李尋歡的臉色由歡樂,漸漸變成了無窮無盡的痛苦之色。點點汗珠突然從李尋歡的身上不斷落下,仿佛隨時會走火入魔的樣子。

    突然之間,李尋歡的回憶被一段直如心房的話音打破“往事不可追,往事不可留,往事不可變,醒來!”

    隨著李尋歡從回憶中回過神來,只見張平正和梅二先生舉著酒杯,望著自己。

    李尋歡隨后突然對著張平問道:“不知道,我那義兄的孩子,傷勢到底如何?”

    張平此時笑了笑,說道:“李兄不必擔心,對他來說,沒有武功,反而會活的更久。畢竟,李兄不可能認識江湖上的每一名高手,不是嗎?”

    李尋歡此時喃喃道:“你廢了他的武功?”渾身漸漸顫抖的李尋歡的身上越抖越強烈,但是張平卻依舊巋然不動。只因為李尋歡雖然人已激動到了極點,但是身上卻沒有一點點殺氣。

    張平隨后笑著說道:“當然,這也并非全無希望,若是那小子有機緣的話,未必不能恢復一身功力。”

    李尋歡趕忙道:“此話怎講,還請張道長言明,李尋歡感激不盡。”

    張平此時一杯酒下肚,緩緩說道:“只要他能尋到千年參王、七葉雪蓮、百年腹蛇膽和苗疆煉火蠱。輔以九九八十一種輔藥練成一枚炎陽丹,自然就能功力盡復。”

    李尋歡在嘴里小聲的念了一會兒,終于搖搖頭,說道:“這些東西,無一不是百年難得一見的至寶,只怕我這義兄的孩子,終生都不能武功盡復了。”

    天色漸漸放亮,一桌上好酒菜此時已經是酒空菜冷,梅二先生捂著頭,當先走回房間自顧自睡覺去了。

    張平看了看李尋歡,終于開口道:“不知道李兄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李尋歡此時對著張平說道:“這幾天多呈張道長關照,李尋歡感激不盡,不過這一次的事情,在下還是一個人去吧。”

    看著李尋歡蹣跚走出屋外,漸漸遠去的身影,張平伸了伸懶腰,自言自語道:“這個任務真麻煩,不管了,走起。”

    茫茫雪地中,張平的身影瞬間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昔日的李園,如今雖已變成了‘興云莊’,但大門前那兩幅御筆親書的門聯卻仍在。一門七進士父子三探花。

    李尋歡見到這副對聯,就象是有人在他的胸口上重重踢了一腳,使得他再也無法舉步。門口的家丁卻都帶著詫異的眼色望著李尋歡。他們像是在奇怪,這陌生人站在門口發什么呆?

    只有李尋歡自己,才能明白他內心此時的痛苦。(未完待續)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14场胜负彩中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