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本小說 真本小說 都市言情 黃金漁場 正文 397.樓頂酒吧 (求推薦票嗷嗷嗷)

正文 397.樓頂酒吧 (求推薦票嗷嗷嗷)

小說:黃金漁場| 作者:全金屬彈殼| 類別:都市言情


    嗷嗚嗷嗚,賣個萌,大家記得投一下推薦票,這東西是過期不候的,不要浪費,周一嘛,咱們沖一個好點的名次,謝謝兄弟姐妹的支持了!&&&&

    艾薇兒走過來的時候,秦時鷗嘴里正在舔新西蘭熏鮭魚迷你筒。【電子/書屋wwww.dianzishuwu.net】

    雖然名字很高大上,但新西蘭熏鮭魚迷你筒其實就是奶油甜筒,不過這里面摻雜了一些鮭魚碎肉。加入奶油中的鮭魚肉是熏過的,且是用蜜汁熏的,甜兮兮的,故而這迷你甜筒吃起來味道不錯。

    秦時鷗下意識,就是拿在手里像小時候吃棒冰那樣伸著舌頭慢慢舔。

    眾所周知,這個姿勢極具沖擊力,好女孩吃冰激凌從來不這樣舔,隨著日本愛情動作片的普及,大家都知道這姿勢代表什么……

    秦時鷗自己作死了,看到天后走上來,他就露出燦爛的微笑。而艾薇兒的笑容就要曖昧多了,她直接對秦時鷗說道:“嗨,美女,我能坐到你旁邊嗎?”

    沉默,死寂的沉默,所有人都詭異的看著艾薇兒,秦時鷗目光呆滯,遲疑的問道:“你說什么?美女?”

    艾薇兒看看氣質強硬、面容線條剛硬的伯德,再看看秦時鷗舔得開心的甜筒,微笑道:“是的,我不會猜錯了吧?”

    ‘噗!’比利一口香檳噴了出去。

    開噴的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要做什么,就趕緊扭頭。結果這口香檳都噴在旁邊的女伴身上了。

    于是他那邊就忙活起來了:“哦,抱歉、非常抱歉,親愛的。【電子/書屋wwww.dianzishuwu.net】你知道,哈哈,我忍不住!哈哈,秦,你是個美女嗎?你和伯德在一起的時候……”

    秦時鷗憤怒的瞪著比利,比利想起這家伙的暴脾氣,果斷閉上嘴。但還是哈哈大笑。尼爾森也想笑,可是看看秦時鷗的表情。他咧咧嘴沒出聲,低下頭拼命抽搐肩膀。

    “有什么事嗎?”秦時鷗嘆了口氣問道。

    艾薇兒滿頭霧水,她覺得自己的判斷是沒錯的,男同志之間有一個1一個0。也就是一個攻一個受,前者喜歡被人叫帥哥后者就是美女。她覺得,秦時鷗和伯德在一起,應該是個0吧?

    “哦,我就是想代表我和朋友們謝謝你們的謙讓,你知道,冬天能吃到八目鰻很難得,總之,謝謝。”艾薇兒也沒法保持風度了。之前她還想過來坐坐,但看餐桌上的詭異氛圍,小天后果斷決定趕緊走人。

    道謝之后。艾薇兒就落荒而逃,留下黑著臉的秦時鷗和一群爆笑中的家伙。

    除了這個小插曲,整體來說這頓飯還是很愉快的,吃完飯比利結賬,伯德等人去乘坐電梯順便觀光。秦時鷗則拒絕,打死他也不去乘坐那室外電梯。因為他不想表演電梯狂吐的好戲。

    這頓飯吃完是八點半,比利帶他去享受紐約的夜生活。沒別的,就是泡吧。

    開著車,比利笑道:“我們去雀爾西或地獄廚房那邊玩一下怎么樣?秦,我覺得你有必要去瞧瞧,在那里你會遇到很多開心事。”

    秦時鷗莫名其妙的說道:“地獄廚房?我們不是已經吃飽了嗎?”

    少年和青年時代是在美國度過的伯德低聲解釋道:“boss,地獄廚房不是吃飯的地方,而是同志交友中心,那附近居住著大量同志,并帶動了各類對同志友善的生意,如咖啡館、飯店等。”

    “曼哈頓婚姻登記大樓也在那里,你知道的,紐約州的同性戀婚姻合法化法案剛剛正式生效,已經成為了美國第六個允許同性戀結婚的州,而曼哈頓婚姻登記大樓就是為他們辦理結婚證的地方。”尼爾森呵呵笑道。

    秦時鷗用殺人的目光看著他們,問道:“你們是不想要獎金還是怎么回事?”

    尼爾森立馬改口:“我的意思是說,我們可以拿比利找樂子,讓他和伯德登記怎么樣?”

    伯德:“……”

    開著玩笑,比利將一行人帶到了曼哈頓切爾西區的一處老舊樓房處。一般來說,酒吧都是開在繁華地帶,但比利這次要去的卻反其道而行之,酒吧是開在一棟老樓的樓頂,露天酒吧。

    美國的城市,尤其是紐約、洛杉磯、芝加哥這些大城市,很多地方亂的很,比利這次去的地方是一個貧民窟的老樓房地帶,一行人下車之后就有人上來兜售大ma、搖tou丸之類的東西。

    秦時鷗擺手,這些人還是糾纏,伯德冷著臉上去推開他們,右臂袖子擼起來,在昏暗的路燈燈光下露出一個刺青,那是一把利劍穿過了一個三角形的閃電。

    “三角洲的狗,離著他們遠點。”看到這個刺青那些小混混就嘟嘟囔囔的離開了,周圍一些閑逛的大漢知道伯德刺青之后也忌憚很多。

    比利示意伯德放松,輕松的說道:“別緊張,伙計們,既然我帶你們來這里,那就有信心能保護你們。沒事,跟我上去玩吧。”

    秦時鷗搖搖頭,伯德將袖子擼下來,和尼爾森一左一右沉默的跟在他的左右兩邊,和保鏢一樣。

    沿著狹小的樓梯一路爬到頂樓,震耳欲聾的音樂轟隆隆的響著,老樓的墻壁似乎都在顫栗。

    到了頂樓一進門,一股狂野的氛圍撲面而來,無數的俊男靚女在樓頂瘋狂的搖頭尖叫,正南方有一個演出臺,幾個赤luo著上身的青年在那里激情四溢的表演著。

    音樂到了*處,主唱直接將掛在身上的吉他摘下來狠狠砸在地上,而他每砸一下那些跳舞的人就高聲尖叫一下,搞得現場跟宰豬一樣。

    比利對秦時鷗大聲吼叫,叫什么秦時鷗也不知道,他的女伴在人群里拉了幾個姑娘過來,她們之間顯然認識,見面之后就開始有說有笑,跟著比利女伴過來陪秦時鷗一行人跳舞。

    秦時鷗看尼爾森也對他喊著什么,就皺眉湊上去問道:“你喊什么,我聽不清!”

    “記得戴-套-子!b!o!s!s!這些姑娘都他媽吸du!說不準身上就有aids病毒!你!要!小!心!!!”尼爾森吼叫道。

    秦時鷗無奈的攤開手,自己難道形象就這么不堪?別說現在有了薇妮,就是沒有他對這些濃妝艷抹的女孩也沒有興趣,誰知道她們有什么病?

    拒絕了幾個女孩的邀請,秦時鷗自己在舞池里跟著火爆音樂亂扭,伯德和尼爾森則在不遠處冷靜的抽煙,目光一直盯著他,有什么問題好第一時間上去解決。(未完待續)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14场胜负彩中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