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本小說 真本小說 歷史軍事 奸雄天下 正文 第209章 統戰 求月票

正文 第209章 統戰 求月票

小說:奸雄天下| 作者:大羅羅| 類別:歷史軍事


    廣陽城內,陳德興府邸。【電子_書/屋www.dianzishuwu.net】

    孔玉急急忙忙的直入內院,這位在揚州城跟隨陳德興的書生,現在已經脫去了文弱的氣質,參加了幾番大戰之后,舉手投足之間,自由一股子凜冽殺氣。

    他現在是陳德興在大義教官團中的主要幫手,雖然只是一介校尉,只是個不入流的武官。但是在霹靂水軍中的地位,卻不亞于陸虎、高大、張世杰這三員大將。現在更是復興社的第一批社員,儼然是陳德興系統的核心成員之一。

    實際上,大義教官團的出現和發展,就意味著霹靂水軍已經完全脫出了南宋朝廷的掌控。完完全全成了陳德興的武力了。因為在霹靂水軍之中,大義教官已經成了和各級帶兵官平行的體系。教官和軍官共掌兵權,軍官主要負責指揮、訓練。教官則負責思想教育和賞罰,實際上的權力不亞于軍官,同后世赤色軍隊的政治委員無二。

    而大義教官這個體系,又是其余宋軍所無,不在大宋經制之內。所有的大義教官,除了陳德興之外,最高的官階就是校尉。沒有一人擁有大宋朝廷的官位——也就是說,一旦霹靂水軍不再姓陳,所有的大義教官都將失去現在的權力和地位!

    這些大義教官的榮辱前程,完全是和陳德興掛鉤的!

    此外,霹靂水軍中的大部分基層軍官,不是隨營武校的畢業生就是在校生,名分上說,全是陳德興的學生。而且絕大多數人都別無背景。一旦失去陳德興這座靠山,他們在軍中的前程同樣堪憂。能被投閑置散,昏昏噩噩一輩子。已經是僥幸了。而軍中的中高級軍官,又多是跟著陳德興起家的瓊花樓兄弟,同樣和陳德興休戚相關。

    通過大義教官團、隨營武校和瓊花樓兄弟還有新鮮出爐的復興社,陳德興對霹靂水軍的掌控,可以說到了如臂使指的地步。至少十分之九的軍官,都必須追隨陳德興!

    就連讀邊歷代史書,熟知歷代帝王典故的孔玉孔秀才,都對陳德興“設計”出來的這套軍事制度佩服的五體投地。

    這一套辦法,比起三百年前開創這大宋三百年錦繡江山的藝祖皇帝的以文馭武之法。不知高明了多少倍!能投在這樣的主公門下,這未來的前程真是不可限量……

    一想到將來能有出將入相的一日,出身曲阜孔氏,身為至圣先師第52代孫的孔玉,就忍不住心頭一陣火熱起來!

    沒錯,孔玉不僅姓孔,而且還是貨真價實的孔子后裔!是曲阜北宗的子弟,不過卻非嫡系,而是不值什么錢的旁支子弟。【電~子~書~屋www.dianzishuwu.NET】若是生在南宋。憑著圣人之后和自身的才學,總不難謀個差事。

    但是在十儒九丐的北地,武夫當道,書生直如奴婢。唯一的出路就是投靠漢軍世侯做門客幕僚。曲阜孔家的子弟,也不例外。孔玉便投了益都李璮的岳父王文統(李翠仙的外公)門下,不過也不怎么受重用。后來又跟著李翠仙南下兩淮……

    孔玉熟門熟路的直奔陳德興書房而去,才到門口。卻看見李翠仙就站在那里。

    “屬下見過恩堂。”孔玉連忙躬身行禮,然后和李翠仙對了下眼神。忙又轉了開去。

    “孔秀才,跟我來吧。”李翠仙再到陳德興身邊后,便沒有再聯絡過這個由她派遣出去的細作。

    “秀才來了?快請進吧。”

    陳德興的聲音自內響起,讓孔秀才入見。秀才沖著李翠仙稍一躬身,便走了進門,就見陳德興端坐在書桌后面,正在翻看著一封書信。

    孔玉深深朝著陳德興行禮下去:“拜見將主。”

    “坐。”

    陳德興放下書信——這封信是臨安的陳淮清寄來的,提及了一場遷都風波。原來蒙哥汗東下涪州的消息傳到臨安之后,舉朝惶恐。理宗皇帝最寵信的宦官董宋臣趁機提出了遷都三明的提議。結果自然引來了滿朝非議,請斬董宋臣的彈章堆起來比董宋臣的身高都高!

    而陳德興的老爹則利用崇政殿說書的機會,提出了在福建海外的夷州筑城建港,以興海貿的建議。已經得了理宗皇帝的同意,并且交泉州市舶司去實行了……

    孔玉直起身,自己尋下首坐了,恭敬地看著陳德興:“不知將主今日喚屬下何事?”

    陳德興一天要見不知道多少人,因而在辦公的時候不和屬下寒暄,就是見面說事兒,說完就走。孔玉知道這個規矩,因而也不說什么馬屁話,開門見山就問了起來。

    “合州王太尉的兒子王安國,還有他帶來的二十幾個王家子侄和興元諸軍小將你要多多留心。再找一兩個可靠的復興社員,安排到他們身邊。記著了,要派沒有公開身份的社員去。”

    孔玉一怔,臉上露出了罕見的猶疑之色,輕聲道:“是要派細作……”

    細作兩個字才吐出陳德興便打斷了他:“是統戰……呃,說細作也可以,不過要做的事情,卻比尋常的細作更困難。”

    孔玉咽了一口唾沫,訥訥道:“屬下不明白,還請將主明示。”

    陳德興眉頭微皺,看著秀才,斟酌著用詞:“細作乃是以刺探消息為主,而你要做的是和王家人拉關系交朋友取得信任,還要讓他們相信我們的道理,最后再將一部分王家人發展成復興社的社員。”

    這就是統戰和細作的區別,雖然同樣要打入敵人或是友軍內部。但是所求的目的是不一樣的。后者是探聽消息,尋找消滅敵人或重創敵人的捷徑。前者則是把敵人或友軍的力量變成自己的力量,算得上是兵法上的不戰而屈人之兵。同后者相比,不知要上乘了多少,難度也不知大了多少倍。歷史上的d就是這方面的高手,把很多依附國民黨的力量統戰到了自己一邊。

    陳德興現在準備依葫蘆畫瓢用來對付南宋這個時代的封建軍隊和各種政治力量。而整合了陳德興系統中各方面勢力的大漢復興社,便是實行統一戰線工作的工具。

    所謂統一戰線,當然還要有一個共同的敵人——d領導的統一戰線的敵人是日本或國民黨反動派。而在當下,蒙古當然是整個南宋乃至全體漢人共同的敵人,同時也是統戰工作的“題材”。

    “將主,您是不是要屬下去拉攏王家的人?”孔秀才一時還有些不大明白,繼續追問道,“可不可以花錢收買?”

    “不,不是簡單的拉攏。”陳德興擺擺手,“也不要收買,那是下下策。”實際上陳德興也沒有那么多的錢。“要讓王家的人相信我們的道理……一個是相信民族大義,第二個是相信用咱們的辦法在軍中鼓吹大義就能讓士兵不怕死、不怕苦。只要他們相信了,就會和我們做一樣的事情,就會和我們一起干。”

    秀才搖搖頭:“將主,這不是助長了王家的力量么?”

    “不怕的,”陳德興冷冷一笑,“要是我們沒有辦法幫助王家,他們又怎么肯和我們共進退?所以不要怕王家的兵變強,而是要幫助王家練精兵。秀才,你要可以暗示王家模仿霹靂水軍的法子練兵,我們還可以派人去幫他們練,還可以幫他們訓練更多的將官。”

    “屬下……明白了。”孔玉沉默了一下,“將主是想把王家的兵練成霹靂水軍……”

    這個秀才倒真是有些腦子!陳德興欣賞地點點頭,道:“不是要把王家軍變成陳家軍,而是要把王家軍變成和霹靂水軍一般的,為民族而戰的軍隊。這樣就夠了!”

    當然,陳德興也不指望可以完全的將王家或是李家或者別的軍隊,從封建軍隊一步改造成民族軍隊。實際上,便是霹靂水軍也不是真正的民族軍隊,只是“準民族軍隊”而已。但就是這樣一支“準民族軍隊”,卻已經足夠和不可一世的蒙古軍隊對抗了。

    “屬下明白了!”孔秀才站起身,恭敬一禮,轉身便退了出去。

    他前腳剛才,李翠仙后腳便走了進來,秀眉微蹙著看著陳德興,沉默了半晌才道:“陳郎,李家軍會不會變成第二個王家軍?”

    陳德興一笑,認真地看著李翠仙:“娘子,李家恩養紅襖軍健兒三十年,這根基是王家不能比的。即便紅襖軍變成霹靂水軍一般,也是姓李的。畢竟李家和趙家是不一樣的……李家要驅逐胡虜,恢復大唐,不正是要這樣的軍隊嗎?”。

    這話并不是在欺騙李翠仙,實際上也騙不了小妖女還有妖女她爹。陳德興的確是真心誠意要幫忙的,但是在他幫忙的過程中,大漢復興社的極端民族主義思想,也會在李家的軍隊中生根發芽。陳德興教出來的徒子徒孫,同樣會遍布李家軍上下!

    哪怕是李璮的事業失敗,這些接受了民族主義洗腦的官兵,也不會投靠到蒙古人那邊,他們只會成為陳德興的追隨者!(未完待續……)

    第209章統戰求月票:

    <div>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回書頁]  [下一章](快捷鍵→)
14场胜负彩中奖表